新闻中心
社科新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科新论

关于当前开复工工作面临的主要矛盾、问题及对策建议

发布时间: 2020-02-24 13:45:30

一、当前开复工工作面临的四对主要矛盾

(一)分与聚的矛盾。我省疫情防控仍然处于关键阶段、攻坚时期,在三返背景下,第二波输入性疫情的风险将会持续增加,与本地传播疫情叠加,有可能形成新的疫情高峰,疫情防控仍存在不确定性,仍然需要在思想上引起高度重视,落实好三返人员的有效管控,尽可能分散人员,防止新的疫情输入,减少疫情防控变数。我省是全国吸引外来劳动力最为集中的省份之一,全省外来务工人数超过1800万。稳经济、保民生等多方因素迫切需要企业尽快复工复产,而企业复工复产必然造成人员大规模聚集,对疫情防控造成压力。因此,防疫形势严峻要求人员分散与开复工形成人员大规模集聚成为当前企业开复工面临的首要矛盾。防疫重点区域温州、宁波、杭州、台州等四大工业强市,开工需求最为迫切,而疫情也最为严重,分与聚的矛盾尤为突出。

(二)多与少的矛盾。开复工必须要做好防疫物资的保障,口罩市场调节行为已经基本失效,成为储备保障物资,各地都在不同程度为口罩发愁、为抢口罩而努力。从生产端上看,中国是世界上口罩生产大国,口罩年产量占全球约50%,最大产能达每天2000多万只。浙江是全国口罩生产大省。据天眼查数据,中国拥有的口罩及呼吸防护相关企业的数量高达16594家,其中浙江省分布的最多,有3833家。但是中国有14亿规模人口,而口罩属于一次性消费品,即使一天换一个,需求量也得十几亿。在疫情防控严峻背景下,中国目前日产量几千万只的产能即便全部释放也无法满足剧增的市场需求。随着各省企业分批次陆续复工,对防疫物资的需求呈现爆发性增长,原本供应不足的矛盾更加突出。

(三)急与缓的矛盾。保经济,需要加快生产;防疫情,需要工人尽快到岗,人毕竟是生产率第一要素。无论是一般工业企业,还是直接为防疫需要提供保障的企业,都急需人员尽快到岗。按照省委、省政府关于企业复工复产的有关文件精神,目前全省企业各类开复工实行审批核准制。以工业企业为例,截至215日,全省复工率为40%左右,落后于东部工业大省。我省工业复工率较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员工到岗困难,我省80%以上企业有外省员工,受疫情和春节假期两大因素影响,员工目前返工困难。全省目前规上工业复工企业平均到岗率只有33%,绝大多数低于30%,有的县市甚至开工率不到5%。从近三日企业员工返浙人数看,乘坐火车返浙人员平均每天只有3.7万,乘坐飞机返浙人员平均每天不到6千人。返浙后,部分员工按照当地规定,被居家或集中隔离观察14天,用人急与到岗缓矛盾突出。

(四)快与慢的矛盾。开复工审批环节的苛刻与广大中小企业期待快开复工却成为奢望的矛盾,导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因疫情防控需要,所有企业开复工需经属地县(市、区)人民政府核准同意。企业复工需要满足政府规定条件,进行线上申请,当地政府部门线下审核,并对返岗员工信息进行登记,企业员工在到达指定的宾馆或企业宿舍后,通过一网通服平台确认到达信息,并接受14天隔离医学观察。如29日,杭州市企业严格防控有序复工专班发布的复工情况显示,29814家企业提出复工申请,最后核准的是162家,企业复工面临较大困难,谨慎慢批与期待快过的矛盾突出。

二、当前开复工工作面临的四个问题

(一)产业开复工上的相位差。由于各省疫情发生程度不同,各省对开复工管制的时间也不尽相同。外省产业链紧密协同的行业,如湖北的汽车产业,与我省的零部件企业产业协同性十分密切。湖北开复工延时会通过供应链传导到我省,本省也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类似的问题,这种开复工上的相位差,无论是前相协同,还是后相协同,都会直接影响开复工。

(二)原材料供给难。存在生产难、供应难的两难受疫情影响,全国企业普遍性推迟复产复工,且各地复工时间不一,我省许多复工企业因上游企业未开工,无法及时补充原材料。调查显示,原材料供给不足是当前复工企业面临的主要困难,39.3%的企业表示当前原材料供给短缺,51.7%的企业表示产品和原材料运输不畅,58.1%的企业希望政府帮助解决原材料供给问题。有些原材料由于各种物流控制,供应链环节即使暂时基本正常,也无法确保持续供应。

(三)各类政策协同难。为了确保尽管恢复经济社会进入正常次序,从国家到省里都及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措施,各市、县、区也都纷纷出台相关政策,这些政策应该说已经发挥了积极的效用。但是必须看到这些政策都是快速成型的,造成不少政策科学性不够,执行上也存在各种各样的毛病。如口罩、防护服等保障物资生产、供应,出现省里讲发展大局、市县讲优先保障、乡镇街道讲严格执法的现象。政策的逆向调节科学性不够,很难真正达到应有的效果,各类政策协调性、科学性亟待提高。

(四)防疫成本消化难。在防控疫情作为全省首要任务背景下,申请复工要严格实行企业向属地承诺、员工向企业承诺制度、主要负责人要对疫情反馈履行第一责任。应该说为了确保防疫,是不计成本。我省大量的民营企业,本身利润就比较底下,加上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不少企业都在生存线的边缘上挣扎。在一些小微园,员工吃住全部在园内厂区,生活物资供应困难,生产经营成本高。部分生产经营平台为了防疫的绝对安全,不计成本采取的措施,已经带来了人员失态、社会失范,这种管控成本会成为最大的沉没成本,短期将难以消化。

  1. .对策建议

今年是决胜高水平全面小康的关键之年,两手抓、两手硬,最终实现两战都要赢,任务十分繁重。按照开复工三步计划安排,必须努力做好统筹协调这篇大文章,充分发挥党委政府的组织协调效率。

(一)强化开复工协调。当前开复工已经成为衡量防疫真正拐点的关键,是尽快恢复正常经济活动的必然要求,必须把省委、省政府的各项政策、要求与县(市、区)、街道(社区)的日常管理步调一致起来。在开复工审批等方面,要按照深化三服务要求,以最大限度有利防疫、有利生产为基本原则,积极稳妥开展。要大力推动封闭式管控向以一图一码一指数为核心的精密型智控转变。

(二)深挖本地用工潜力。针对劳动力不足问题,采取劳动力余缺调剂和招募志愿者的方式,临时缓解企业用工不足的矛盾。对于可远程办公的岗位,鼓励企业开展线上协同办公。开辟员工返岗绿色通道,优先保障复工企业核心员工、技术骨干及时到岗,鼓励各地采取点对点包车等方式接外地工人返工。积极推广杭州健康码机制,充分利用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等手段加强疫情防控,发挥政府数字化转型的基础优势,以健康码来畅通人流,推进企业有序复工。

(三)建立链条式复产复工机制。各地要厘清复工复产的大逻辑,按照人员受控、一企一策、属地确认的原则,做好有序复工复产的充分准备,逐项梳理各个重点环节,全面建立企业复工的生产流水线、疫情防护线、安全高压线,全力打通复工复产的卡点、堵点。政府层面要建立省级协调机制,涉及到跨区域产业链条,加强区域协调沟通,在确保疫情实现链条式复工,确保供应链环节畅通。

(四)提升企业防疫能力。多渠道提升我省防疫应急物资产能,确保开复工企业防疫物资供应充足。协调帮助更多应急配套企业尽快复产复工,鼓励纺织、服装等相关企业开展防疫应急物资生产,开辟绿色审批通道;支持其他口罩生产企业出口转内销,支持民用口罩生产企业提升转产医用口罩,支持有条件的生产企业转向口罩生产;发扬火神山建设精神,集中各方资源以最快时间新建一家国有防疫应急物资综合工厂,疫情结束后可作为省级应急物资战略储备中心。

(五)培育新的市场主体。数字经济一号工程实施两年来,我省在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方面,具有明显的先发优势。围绕防疫、生产等矛盾和问题,可以及时引导开发各类数字化新系统、培育新市场主体。如用健康码、阻疫码、授控码等替代各种繁琐的表格。疫情是挑战、也是契机,应对疫情的巨大需求,我省要顺势而为,培育起新的一批充满时代标志的新市场主体,再创我省数字经济新优势。  


(浙江省工业和信息化研究院之江产经智库 兰建平 王田绘 梁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