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社科新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科新论

以工业园区为抓手分区分级集群化恢复制造业产能的对策建议

发布时间: 2020-02-24 13:39:08

一、当前制造企业恢复产能所面临的主要问题

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和敏捷高效的物流体系,相互交织而成的复杂产业系统是我国制造业核心竞争力的源泉。今年这次超长的春节疫情休假期,导致物流停顿加上企业停工,连续运行40年的我国产业系统相当于按下了暂停键。一次性重启规模如此庞大且结构相当复杂的产业巨系统,是一个极其复杂而且危险的技术问题。

从目前情况来看,我省各地已在逐步启动企业复工复产,但复工并不等于复产,更不等于恢复产能。27日,省商务厅公布了第一批省级重点外贸企业优先复工绿清单。本文通过跟踪这些企业的复工情况发现,制造企业在复工一周时间左右,可能将面临大范围重新被迫停工停产的困境。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还不是资金短缺或成本上升等远期问题,而是各地层层设卡造成的产业体系的物流、人流被网格化割裂,而引发的系统性功能抑制问题,集中表现在:

1.物流卡脖子问题

物流运输是经济运行的生命线。为了阻断病毒传播的通道,全国层层设卡引起物流网络陷入停摆状态。因此,复工企业首先面临的是原材料断供难题。在当前订单式生产和零库存管理的精细化经营模式下,企业原材料库存的消耗周期一般在一周时间。其次是产品无法交付的问题。因为物流卡脖子企业手握订单却无法交付,还承担着影响采购商整体进度的违约风险。

2.产业断链子问题

产业断链子问题,其实根源也在物流卡脖子。企业家判断物流不通,交易无法顺利完成,所以观望情绪升温。这就影响到产业链的系统性恢复。在产业协同越来越广泛的背景下,产业网络是企业生产经营的支撑基础。功能互补大小各异的企业,在零件、配件和部件等层面跨区域跨产业的协同,存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共生关系。所以,只要有少部分企业存在观望情绪,整个产业链就存在缺口,产业集群的活力就不能焕发。

3.企业用工荒问题

我省制造企业的产能,高度依赖于外来员工数量和质量。第一批绿名单复工企业,已经觉察即将到来的招人难问题。即使马上取消外来务工人员的劝返制度,旅途时间、14天隔离时间,再加上匹配岗位的寻找时间,起码需要30天时间。30天无收入情况下的生活负担,会打消相当一部分人出门打工意愿。万一外地工人回程延误,企业用工荒问题将更加突出。

二、以工业园区为抓手集群化恢复产能的对策建议

当前全国产业体系面临的系统性失灵问题,主要是网格化疫情防控体系和入境隔离等应急措施,对经济体系造成了暂时性功能抑制。所以,当务之急是恢复产业系统的生机,让生产资源和生产要素先流动起来。正如社区乡村是本次疫情防控的关键抓手,产业体系的系统性重启,也需要找到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抓手环节。工业园区兼具产业集群和社会服务的基本功能,是恢复产能稳定经济的理想抓手。工业园区有活力,产业集群就恢复功能,产业体系就焕发生机。产业园区内部的集群功能,可以很大程度满足产业链的恢复需要;同时园区还具有物流服务系统,能够很大程度缓解物流卡脖子问题。产业园区的社会服务功能,也可以为实施网格化的企业防疫、园区防控提供组织保障。因此,针对我省块状经济和集群网络的特点,以产业园区为抓手,有利于纲举目张,兼顾疫情防控和稳定经济;以集群化方式恢复产能,有力于系统性重启产业体系,最大程度降低物流链、产业链、供应链脱节的负面影响。具体建议如下:

1.微调园区考核指标,发挥载体服务应急功能

一是建议省政府根据特殊时期兼顾稳定经济和防控疫情的双重任务,临时性微调全省园区考核的指标体系和奖惩办法,重点抓好集群化恢复产能的紧急任务,把疫情防控纳入到安全生产的长期管理范畴,引导各级工业园区动态调整工作重心。二是建议各级政府以产业园区为单位,指导园区建立稳定发展和疫情防控的协同机制,分别针对企业内部管理、企业之间的协同生产、整个园区的综合治理方面等不同层面,建立健全规章制度,提升园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三是建议各地工业园区按照主导产业特点,明确特殊阶段各项工作的重要性和优先级,尽量避免眉毛胡子一把抓,把宝贵的财政资源和服务资源,用于集群化恢复产能的刀口上,把宝贵的防疫物资,用在服务一线工作人员上。

2.分级分区集群化恢复产能,避免产业链脱节问题

一是建议省政府根据我省块状经济的产业集群网络特征,建立集群化恢复产能的决策机制和管理机制,实现疫情防控和稳定经济的均衡目标。二是建议各级政府以产业园区抓手,系统性重启产业集群网络,以免企业陷入复工,却难复产的窘境,反而增加工资负担和运行成本。三是建议各地产业园区积极做好核心企业的宣传沟通工作,发挥核心企业在产业链的影响力,尽快避免产业链、供应链的脱节问题。

3.以物流行业为重中之重,解决后勤卡脖子问题

一是建议省政府参照人流防疫的绿码制度,对运输车辆和运输人员实施物流双码制度,消除因为信息不对称而层层设卡和隔离劝返的做法,为省内物流通畅和快递流转开绿灯。二是建议各级政府尽量协调铁路部门和航运部门,绕开国内公路运输的关卡障碍,为恢复国内外运输功能,减低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三是建议各地工业园区对配套物流企业进行专项资助,弥补抢先恢复物流服务而产生的额外负担。如果因为疫情原因个别区域物流恢复确实有困难,建议请求部队协助,确保主要原材料的供给保障。

4.制定新市民接收预案,帮助企业节约招人时间

一是建议省人社厅针对今年特殊情况,制定应对企业用人荒的紧急预案,统筹安排专项资金支持外地人员返工安置、职业培训和疫情防控事宜。二是建议各级政府配合工业园区,摸清产业集群内外来务工人员的主要来源地,提早对接云贵川等疫情不严重地区,以保证来浙江操作工人的数量和质量。对于自行来浙江的外地返工人员,建议做好防疫和社会管理预案,把活动监控和就业服务整合到常驻居民的大数据平台框架下。三是建议各地工业园区组织力量做好返工来源地的对接工作,尽量安排专门交通工具进行接送,防止他们在旅途中被感染的风险,并节约寻找工作和防疫隔离的时间。

5.推动长三角一体化进程,加强跨区域协同发展

一是建议省政府梳理长三角区域工业园区的分布情况和联系方式,引导各地以工业园区为抓手,加强长三角一体化协同。一方面学习外省工业园区在稳发展控疫情过程中的先进做法,另一方面也可以交流讨论浙江经验,促进共同提升开发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二是建议各级政府牵头调研因湖北延迟复工对当地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影响,重点统计数字经济和光通信等武汉支柱产业对相关工业园区的影响。引导工业园区在长三角区域内搜索弥补方案,深挖长三角区域协同的潜力。三是建议各地工业园区珍惜这次转危为机的机会,采取共渡难关的合作精神,携手长三角区域兄弟园区共同解决物流卡脖子和产业掉链子等共性问题,尤其是加强产业互补性和资源异质性园区之间的协作,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奠定基础。 


(省新型重点专业智库浙江财经大学政府监管与公共政策研究院 叶伟巍 鲁仕宝;浙江工商大学统计与数学学院教授 陈钰芬。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高质量发展视域下创新要素配置的统计测度和评价研究[19ZDA122]”的研究成果)